<form id="nmuhq"></form>

      <form id="nmuhq"></form>
          <sub id="nmuhq"><address id="nmuhq"><div id="nmuhq"></div></address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1. <tr id="nmuhq"></tr>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| | | |
                  錘子四年犯過的四個錯誤 羅永浩總結一個是“過于有追求” ?
                  錘子四年犯過的四個錯誤 羅永浩總結一個是“過于有追求”
                  近日,在極客公園活動上,處于風口浪尖上的羅永浩現身,與極客公園創始人張鵬展開對話。對話中老羅沒有提及網上流傳的高管辭職傳言,他只表示:“網上說的什么把水灑到高管褲子上都是謠言。員工看到我變得平和了,可能主要是新來的一批高管承擔了部分的壓力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他梳理了從發布OS、T1、堅果和T2這四個時間節點所犯的錯誤:沒有早點引入專業的開發管理者、做了白色款T1、發售過晚錯過銷售黃金期,以及過于有追求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羅永浩現場還點評起了Jonathan Ive、唐巖、路金波、俞敏洪、雷軍與方舟子。在提到雷軍時,羅永浩表示,“作為一個同行,我希望他們的努力,能夠得到社會比較公正的認可”。“不要亂黑小米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以下為對話實錄,虎嗅做了大量刪減,小標題為虎嗅所加:
                  創業的變化和遺憾
                  張鵬:你過去這些年做了那么多不一樣的事兒,我覺得一般人做一件事就會把自己廢了。你做了三件事還這么挺立不倒。
                  羅永浩:其實也沒有,我現在就是典型的“過勞胖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張鵬:這幾年做了科技行業,成為一家科技公司的CEO,一定會有不同的體驗。你喜不喜歡自己這些年的變化?
                  羅永浩:我對我自己挺好的,我怎么著都挺喜歡我的,所以要評論自己的話,可能不是特別客觀。但其實也沒有什么特別大的變化吧,就是一直由著本性做事,包括先做英語培訓,后來又做網站,再做錘子科技。我自己覺得沒有什么變化。原來叫校長,后來叫站長,現在叫廠長,就是這些變化,但是我自己沒有感覺出來有什么太大的變化。
                  張鵬:你覺得做錘子這幾年,身邊那些跟隨你的人變化大嗎?
                  羅永浩:我看了一下四年前我們的合影,發現不光是我,他們也變老了一些,我也挺難過的。他們如果不是跟著我,可能老的沒有這么快,因為科技行業是非常累的。我們那兒有非常多的文青,如果不做科技產業,而從事文化產業的話,他們可能老得不會這么快。
                  張鵬:確實創業很艱難。這些年走過來,有什么遺憾嗎?
                  羅永浩:遺憾還是挺多的,比如陪家人的時間太少。還有一些小兄弟干了四年,也沒有發大財,階段性的回顧,發現前面很多錯誤是可以避免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錘子四年犯過的四個錯誤
                  張鵬:我們既然說到“錯誤可以避免”。就來一個新環節,這個環節叫“時光機”。我們把羅老師做手機之后的幾個關鍵的時刻呈現出來。錘子OS的發布,T1、堅果,T2,回到那個時候,你覺得能夠改變一件事,讓您覺得能夠更滿足、更開心。會是什么?先從當年發布OS的時候。
                  羅永浩:一下子擺了這么多,我一看還挺感慨的。過去四年我們給這個世界帶來了這么多漂亮的東西。我們在商業上雖然還不夠成功,但是過去的四年我們做了三款手機,在全球范圍內得了大約30項工業設計獎,我看了還是挺感慨的?,F在整個行業普遍都變的挺丑的,你問的問題是什么來著?
                  張鵬:把自己夸的連問題都忘了。我是問如果回到當初,讓你去改變一件事,讓你覺得更開心的,會是什么事兒?先從OS開始。
                  羅永浩:OS方面的遺憾是沒有早點引入非常專業的開發管理者。我們這兒創作者是很多的,早期沒有管理者,導致東西雖然做的特別活,但效率并不高,這就是為什么我們熬夜一直熬到吃早點的原因。那時候沒有引入這方面的管理人才,導致創作雖然一直很好,但在開發流程、效率、方法論這方面,我們領悟的比較晚,這是比較吃虧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張鵬:T1的時候呢?
                  羅永浩:我是生平第一次做手機,所以有一點“初生犢子不怕虎”。做了一些比較激進的事情,T1的白色款真的不應該做。雖然鐵桿支持者們都特別喜歡白色,白色停了以后淘寶上還有炒的很貴的“珍藏版”。因為白色的前面玻璃和玻璃的中框后面板玻璃等5個點是完全連著的,從工業生產的角度來講,5個“白”連著是不具有量產性的。當初也有很多人警告過我,但由于我“初生犢子不怕虎”所以就做了,結果導致一直是虧錢。
                  黑色還可以,但是白色是一直虧的。但反過來說,我們為什么得到設計獎呢?因為評委都是行家,看了這個機器就愣住了?,F在回顧,也不能說因此就不做白色的了。只能怪我無能。美國有一個手機品牌,我也不點名了,1700塊錢的成本能賣到5288塊錢。如果中國的品牌也能做到這樣的話,不要說5個白連著,10個白連著也可以。因為我們是做精品的意識,所以嚴格的講也不好說5白連著就是錯了,只能說還是自己不夠優秀。
                  張鵬:我們再看看堅果。
                  羅永浩:我自己覺得好像這個不是反省,像是自我標榜,我后面盡量反省。堅果時期,確實是有一些問題的。比如,比預計上市的時間差不多晚了半年。千元機差不多都是六個月一更新,我比競爭對手晚了半年,在那個時期我們還沒有指紋,雖然有一些客觀原因,我們在研發上過分的追求細節完美了,反正種種原因導致產品上市時間比較晚,這帶來的問題是它只賣了大概兩個多月就賣不動了,因為后面競爭對手的機器都上指紋了,堅果的銷售記錄馬上就下來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如果回到那個時期的話,我們可能會犧牲一些相對沒那么重要的工作,盡早提前發布。我舉一個例子。在千元機里,堅果的包裝是最精美、最漂亮的。以至于后來其它手機公司的人加盟我們團隊以后說:你們怎么能在千元機上用這樣的盒子呢?但是后來他也了解到,其實我們花了很多心思使得那個盒子看起來很好,但價格并沒有增加那么多。雖然主要原因不在這兒,但這也是一些原因。所以如果能夠重新做的話,我可能會在相對沒有那么重要的環節上做一些調整,使得更核心的東西能往前趕。
                  張鵬:T2呢?
                  羅永浩:坦率講,T2對于一個創業公司來說是一個過于激進的選擇。因為它面臨工程上的難題非常多,大企業做這個事情會有一個預研的部門來做。等到量產的時候,如果技術攻關全部解決了就量產,如果沒有解決,就到下一個階段開發使用。但我們公司只有一支團隊,歸根結底還是對于產品過于有追求,判斷上不夠理智、不夠有經驗、不夠成熟。那個時候,到了10月份,所有的千元機都有指紋了。我們12月20號開的發布會,當時是唯一一個沒有指紋的旗艦機。其實指紋這件事對于用戶體驗來說,也就是這么回事,并沒有那么嚴重的影響。但這個東西一旦別人有了,你沒有,就是不行的。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說,我們由于經驗不足,誤判了形勢,使得旗艦機上市時間點比較晚,又沒有指紋,商業上不會獲得很大成功就是必然的,這是由于我們糟糕的決策導致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如何評價俞敏洪、雷軍
                  張鵬:好,讓您享受一下。我們給羅老師準備了幾個人,有朋友,可能也有對手,也有導師或者是對你有觸動的人。聽一聽,您對他們有什么評價。第一位,Jonathan Ive。
                  羅永浩:我過去認為他是世界上最好的工業設計師之一,但是現在不這么想了,他可能是比較優秀的一個。因為我當時不知道,很多設計其實不是他做的。工業設計圈有一點像學術界,大學導師發的很多論文其實是學生做的,工業設計圈也存在這種剝削現象。蘋果的很多東西其實不是Jonathan Ive做的,但是很多人誤以為是他做的。我對工業設計這些東西了解的多了之后,對有些方面會感到失望,他就是其中的一個失望對象。
                  張鵬:下一位,唐巖。
                  羅永浩:小時候老聽老人講“命里的貴人”,唐巖我們認識很早,他在網易做主編的時候,有一個跟大學生有關的活動邀請我去捧場。其實是很微不足道的一件事,他請我吃完飯以后,我覺得已經兩清了。但是隔了很多年之后,我因為打聽一些問題去找他請教,但是沒有想到他當時處在一個滿腦子幫朋友創業的狀態中,所以他就連推帶搡的逼著我趕緊啟動,差不多一個禮拜就給我打錢了。他說他親眼看見過很多優秀的年輕人動了創業的念頭,因為沒有馬上動手,一涼下來就算了,所以他逼著我趕緊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錘子科技走到今天,跟當時這么一個非常古怪的原因是息息相關的。有的時候會覺得,就是我跟他的遭遇是一個非常意外,非常幸運的事情。
                  張鵬:下一位,路金波。
                  羅永浩:路金波是中國最好的出版商之一,也是我的老朋友了。在路金波同志的鼓勵下,我出了很多本來不應該出的書。比如他把我的演講稿整理成文本,然后要出一本書,叫《生命不息,折騰不止》。我當時挺顧慮,我說演講在網上有免費的,再出文字版的收錢是不是不好?他說,沒有什么不好,很多人都會把自己的演講稿印成書賣錢,還舉了胡適、魯迅、蔡元培的例子。我說:之后為什么大家不這么做了?他說:你作為知識分子,應該把這個優秀的風氣給延續起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所以在連騙帶哄之下,我就出了演講的文字稿,但是沒想到賣的也非常好。但是畢竟在網上已經免費發過了,同時我也是企業家了,所以也沒好意思拿版稅,就捐了。但是這件事對于我來講還是有很大的收獲,因為我們做企業的人,在社會上的名聲還是很重要的。那些版稅捐了以后,也給我們帶來了很好的影響,所以我非常感謝路金波先生看出我演講稿的價值。
                  張鵬:下一位,俞敏洪。
                  羅永浩:將心比心,作為一個企業的負責人,雖然你心里并不虛,也沒什么可回避的。但是從運營的角度講,你可能不希望離開企業的老員工出去說三道四。我今天作為企業的負責人,會有這樣的想法。雖然我不怕別人說什么,也沒有什么把柄在別人的手里,但是如果員工出去說三道四,還是會對企業有一些影響。所以我就不評價前老板了,我不想說,沒有什么可講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自從我做企業之后,我的一些合伙人和同事,希望我能成為一個成熟的企業管理者,但是很遺憾,我還是要本著誠實的大原則去表現。我不會為了塑造一個成熟企業家的形象,違背我的意愿或者撒謊。
                  有一次我的前老板俞敏洪接受媒體,問他對于羅永浩和錘子手機怎么看?他就說羅永浩這個人怎么怎么好,錘子手機我還沒有見過,但是如果他送我一個,我還是會去用的。這個報道被我的投資人和合伙人看到以后,他們說:老羅啊,這是多好的機會,趕緊送一個錘子手機給你的前老板等等。但是我想了一下,我還是沒有去做這個事情。因為首先我不會違背自己的誠實去做類似的事情,另外即便我為了企業運營的需求,我愿意做這種事情,我還怕支持我的人失望,因為他們希望看到我成熟,不希望看到我圓滑事故,所以我永遠不會讓這些人失望。
                  張鵬:羅老師剛才說的特別重要的就是有些東西可能會改變,但是有些東西確實還是不改變。我們看看后面,雷軍。
                  羅永浩:首先,我跟他沒有任何過節,所以我也不想跟他任何負面的東西。但是我想說一些關于雷老師正面的東西,這是非常誠實的。過去的幾年里,我親眼看著他們從單純的只是追求性價比和銷售數量慢慢轉變,尤其是從米4開始,其實是投入了很大的誠意,非常用心的去做一個好產品。
                  你們不在行業里,可能不知道米4的不銹鋼框是非常難做。但是他們的努力,貌似并沒有得到社會公眾的回應和認可,大家還是不加了解的、輕浮的去評價說,小米這個品牌就是Low的,就是屌絲的。其實不是這樣的。米5出來之后,我也有這樣的感覺,確實在產品上做的非常用心,是特別有追求的。所以作為一個同行,我希望他在這些方面做出的努力,能夠得到社會比較公正的認可。
                  這也是為什么剛才有一個用戶說,我手里拿著小米手機取暖,這是諷刺小米手機熱。寫那個緞子,我在回應的話里就很清楚,我很喜歡米4和米5。也希望當企業家做出好產品的時候,能夠得到公眾的認可。
                  艱難時候,什么在支撐羅永浩
                  張鵬:最后一個問題。羅老師,到今天做手機,包括錘子。依舊是很難的事兒,錘子也遇到過很大的挑戰,很多人可能也會對錘子有各種的猜測。到底是什么東西支撐您。艱難的時候,您還能把自己挺成這樣的角度。是什么東西在支撐您?
                  羅永浩:可能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我跟他們看到的未來不一樣。有可能我有幻覺,也有可能是他們有幻覺。重要的是,每個人都因為自己的判斷活的高興,每一天都活的高興就可以了。所以別人看到我的未來可能有這個問題、那個問題,而那些東西我們不是看不到,但是我比他們額外多看到一些非常光明的東西,是這種“幻覺”支撐我每天辛苦工作,并不是什么“面子”,什么“不得不掙扎堅持下去”。而且基于很多非常理性的分析,但是我的理性分析嘗試跟別人交流的時候,別人還認為是幻覺。
                  張鵬:稍微說一說,最核心的原則是什么?
                  羅永浩:咬著牙支撐,因為我看到那個東西非常興奮,就是我在領著大家往那個方向去。一起去的,有人看見了就很興奮,有人沒看到,就需要我給他鼓勵,打打氣。
                  張鵬:好,我們是不是應該給羅老師非常非常熱烈的掌聲。感謝!


                  上海邦行廣告有限公司www.brunoh.com是一家專業的上海公關公司、上海慶典公司、上海會務公司、上海會務策劃公司、上海慶典策劃公司、上海會展公司、上?;顒硬邉澒?/a>、上?;顒庸?/a>、上海禮儀公司,公司核心成員具有多年4A廣告公司、Top公關公司從業經驗,與我們攜手,讓您的品牌更具價值。
                  企業動態
                  年會策劃:慶典活動策劃需記住的兩大
                  年會策劃:舞臺搭建很簡單?不,這些
                  活動策劃公司:舞臺搭建到底有多重要
                  年會策劃:搭建一個常規舞臺需要哪些
                  活動策劃公司:周年慶典晚會活動現場
                  年會策劃公司:舞臺搭建時內行不會說
                  互聯網營銷十八招,哪招還沒有用趕緊
                  周鴻祎:智能硬件行業被很多人給忽悠
                  錘子四年犯過的四個錯誤 羅永浩總結一
                  華為雙旗艦戰略到底為哪般?
                  《大魚·海棠》:一部動畫背后的情懷
                  全球經典新公關案例
                  聯系我們? |? Contact us ?
                  Copy Right 2001-2020年 邦行廣告(www.brunoh.com) 上海邦行廣告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備案號: 滬ICP備19043197號-1
                  邦行廣告是一家專業的上海公關公司、上海會務公司、上?;顒硬邉澒?/a>、上海品牌年會活動策劃公司;公司核心成員具有多年4A廣告公司、TOP公關公司從業經驗,與我們攜手,讓您的品牌更具有價值。
                  電話:400-881-6275? |? 客戶咨詢QQ:1473996205? |?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? |? 地址:上海市長寧區凱旋路613號創邑?源G棟 | 網站地圖 |百度地圖 |
                  點我在線咨詢
                  24小時免費熱線
                  400-881-6275
                  上海
                  021-60481008
                  杭州
                  400-881-6275
                  業務咨詢(微信同號)
                  金先生 13671607508